※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伦理故事 > 故事:有一种爱,叫做等待
返回首页

UU快三

2010-08-23 09:55来源: 柠檬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她就这样坐在老式的竹椅上,两眼透过敞开的门,空洞而麻木地盯着外面,象是在等待着什么。

  她的脸,已被岁月的风霜风干成一颗皱皱的枣核,她的眼,若门前流经的那条小河,浑浊泛黄,只是,她乏力的腿已迈不出眼前那道高高的门槛,去看看那条陪伴她一辈子的小河。她的嘴,因牙齿不再好使,或是脱落而有点干瘪,起先,她的一日三餐,是大儿子大媳妇端过来一些吃的,但是近几年,大儿子和大媳妇总是以忙为借口互相推脱,最终他们似乎忘记了这件事,饿的时候,她会自己去做点东西吃,但那似乎很少见。

  她的这屋子,已不知道沐浴了多少年的风和雨。红砖砌成的墙,但是多年的油烟熏黑了砖墙,每个角落及屋顶都遍布着丝丝蛛网。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去打扫了。为了省电,她很少开灯,外面的淡淡的光,透过墙缝探进昏暗的屋内,总是照在她发白的发丝上,她坐在这里,凛冽的山风呼啸着从四处灌进屋内,她的大儿子实在是看不过的时候,会来给她生了一炉碳火,她只能绻缩着,将脚靠近火炉边,就着碳火取着微弱的温暖。她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人,没有念过书,她的心里,永远也不会滋生“红泥小暖炉”的小资情调。她只是觉得不再哆嗦。

  顺着门前那条路走去,他的大儿子一家又正在其乐融融地盖亮堂堂的大瓦房。应该在开春的时候就修好了。她总是这样自言自语。再远一点,那是离这里只有几个小时车程的繁华热闹的城市,她小儿子一家,住在绿树掩映鲜花常开的小区里。但是,那些,都与她无关。他的小儿子,已经很多年没有回来了,她曾站在屋前,顺着大儿指点的方向,搭手眺望过远处影影绰绰的新瓦房。那是很久以前了,现在,她的腿要迈过那高高的忙槛都很难。

  她就这样坐在老式的竹椅上,两眼空洞而麻木地盯着门外,等待着…

  偶尔,门外传来孩子的嬉笑,她就很想去看看,总会想起她儿子们很小的时候,她是爱干净的,虽然没有什么好的衣服,但是总要让孩子们穿得干干净净的出门,但是他们总是很调皮,总是喜欢在外面闹呀,吵呀,回来的时候总是一身的脏,她会生气,会训斥他们,但看到他们两兄弟埋着头不做声,又总是不忍心。匆匆的收了话,“快洗手吃饭去,”晚上,等他们都睡了,就来洗衣服,总是洗到很晚,再累也会去看看他哥俩是不是盖好了被子,看见他们熟睡的样子,总是很知足,但是渐渐的长大,一个个的都出去了,越来越远了…….,他们现在都还好吗?还有她的那些孙子都多高了,多大了,健康吗,成绩好吗,但是,大儿子似乎越来越忙了,总是忘了来生火,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呆的时间越来越短,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她就这样坐在老式的竹椅上,两眼空洞而麻木地盯着门外,等待着…

  终于开春了,有一天,从门前那条山路的陡坡处,冒出了一辆汽车的头,然后,整辆车钻了出来。接着,小车在门前停稳,跳下来一群衣着光鲜的人。他们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跨过那道高高的门槛走了进来,或绅士或淑女地冲外间陌生的人点头微笑着,笑容的背后,却是无处掩饰的骄傲和矜持。瞬间,她小小的房间,便被嘈杂的人声充斥得满满的。她茫然无措地看着一张张堆笑的面孔,他们簇拥在她面前,争先恐后地对她说:“妈,你看看我是谁?”“奶奶,你认得出来我不?”“奶奶,我们来看你来了。”她定定的看着进来的人,除了很多人的面容都是陌生的,在一堆摇晃的面孔中,她发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她嘶哑着声音叫了声“某某”那是他小儿子的名字,说罢,她裂开嘴,开心地笑了,皱纹也如波丝菊般伸展着丝丝花瓣。她有种欲哭的冲动,却发现,她的眼里已流不出一滴泪水了。她在笑的同时,她的小儿子儿正递过来一沓粉红色的钱,她是不想要的,但是,小儿子似乎不在乎,她收不收,很豪爽的往她手里一放,“自己照顾好自己的。”说话的时候眼睛却望着旁边的人,但是她没有看到。昏暗的屋内,她浑浊的眼里有丝丝的光在闪烁。她嘶哑的声音,只是一直在喃喃地重复着:“我每天啊,就看着面前那条路,我就在想,你们要来看我了,正想着就来了,而且,我的孙子,都长那么大了”但是,她的声音太小了,被他们更大的声音掩盖了,似乎,没有人,能听见她在说话。她的儿媳妇正在大声地埋怨她的小儿子:“你的妈只认得你了,以后就你一个人回来看她就行了!跑这么远的路,千万不要拉上我!”她的孙子们忍受不了破旧小屋的无聊难耍,正在闹着央求父母带他们出去爬屋前那座小山包,对于他们来说,看望奶奶不过是一个美丽的借口,农村的自然风景田间野趣才是他们真正的诱惑。终于耐不住孩子的软硬兼磨,或许,也不愿意久坐在藏满油渍的板凳上,于是带着孩子出去了。每个人,又都很忙了。她也开始忙起来,拖着不太方便的腿,把家里能吃的都找出来,很少的瓜子呀,花生,还有几颗糖,她也不记得这些是什么时候谁来看她给的啦。她一直舍不得吃,拿出来后,她又回到那老式的竹椅上,眼睛明亮了些,微笑的等待着…….

  她的儿子们到黄昏才回,只坐了一下,谁都没有去碰那些吃的,她的儿媳妇就对她儿子指了指手表的位置。他小儿子会意地站起身来,说要走了。他们亲热地凑近她,一如才踏进屋时的情景,争先恐后地对她说:“妈,我们走了,明年再来看你了。”“奶奶,我们回家了,有空再来看你。”“奶奶,再见!”……她一头雾水地看着这群呼啦啦来又呼啦啦去的人,失望地说:“住一晚上再走吧?”这次,她的小儿子终于听见了她说的话了,他哂笑道:“住一晚上不打紧,这里的蚊子别把你孙儿身上全咬起包了。”然后,他们又纷纷钻进来时的那辆汽车里,一阵灰尘扬起后,汽车飞奔着绝尘而去,又消失在了门前那条路上。

  一切又归于平静,一如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除了她手里多出的一沓红票子。

  她仍然,就这样坐在老式的竹椅上,两眼空洞而麻木地盯着门外,等待着……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相关文章导读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文章作者资料
柠檬会员:柠檬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柠檬文学网 推荐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推荐图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