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频道 > 人生百态 > 故事: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返回首页

大发快3平台—大发11选5

2010-08-23 10:31来源: 柠檬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人生没有彩排,每天都是现场直播!
  大西北的腊月,受强冷空气东移南下的影响,寒流横扫每个角落,气温下降至二十至二十六摄氏度。特别是近期,天气一直不见好转,漫天飘飞着鹅毛大雪,学校的路面经过车辆的挤压和行人的踩踏,表面被光滑的冰雪铺盖,一不小心,就会像躺着的青蛙一样,四肢朝天。
  舍友们都陆续回家了,和李丹告别后,夏唯孑然一身,他感到冰冷、孤寂、空虚和无聊,收拾好行李后,无助的打开收音机,听着时而熟悉时而又陌生的旋律,带着被严寒和烦恼困扰的心,踏上了归途,向那个他魂牵梦绕、偏僻、宁静、闭塞的小山村前进。
  干旱是人类面临的主要灾难之一。大西北尤其是甘肃省,自古以来,旱灾不断。夏唯的家乡位于甘肃中部,通称“陇中”,该地区海拔平均二千多米,干旱少雨,无霜期一百到一百六十天,是一个自古“苦瘠甲天下”的地方,一个被外国专家断言“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一个十年九旱、灾害频发的地方。民间流传着“三年一小旱,五年一大旱。”“十年九旱,十亩九枯”的农谚,这从一个侧面可以证实他的家乡的确是一个旱灾频繁发生的地区。
  他考上大学那一年,也就是1997年,他所在的村庄,一个完全靠天吃饭的地方,开始了连续五年的大旱。村民们每年基本上都白白地把种子和汗水洒在了都连本都收不回来的黄土里。所以,一进入冬天,全村三分之二的人都成群结队到比较富裕的地方去讨饭,以备来年因持续干旱引起的饥荒。
  每当他看着乡亲们为了能多讨要一些别人的施舍和援助,不得不长期在寒冷的冬天野外奔波,当他们承载着收获和驮运着沉重的“战利品”进入村子的时候,个个皮肤冻得黑紫、头发蓬乱、衣着褴褛,有的甚至像刚从煤窑里出来,完全不能辨认是谁。但是,他们还是历经千辛万苦,爬山涉水,讨来大小不一的破旧衣服、鞋子,还有别人遗弃各类破烂物品及其各种各样的食品、面和米之类的。比较幸运的,遇到友好和善良的人还能给点零碎的钞票。
  夏唯的父亲是个深沉、寡语和精明的乡村男人,他经历过近代比较严重的灾荒时期,即1959—1962年三年困难时期。听父亲讲,那次灾难,甘肃各地遍地都是灾民,人民流离失所,各种各样的惨剧更是经常发生。夏唯一个叔叔就在7岁时,为了在野外寻找可充饥之物,不幸被狼吃掉了。夏收之前,饥饿的人们把凡是能吃的东西全部吃掉了。树皮、草根、麸皮、油渣均被一扫而光。因此,他父亲对大旱心有余悸。当父亲看到种植粮食作物根本对当前的大旱及其夏唯高昂的学费于事无补,所以他每年开始种植经济作物,比如种植一些中药材,例如党参、当归、甘草和黄芪等,并且产值相当高,价格也不便宜。为什么呢?因为夏唯所在的村子位于一个坐北面南的黄土高坡上,适合种植生命力较强的农作物。党参、当归、黄芪等经济作物是最佳的选择,只要老天能在6、7月份不要太刻薄、吝啬和绝情,滴上几滴眼泪似的雨点,湿润一下极度干渴的“喉咙”,以至不被完全晒干、枯萎和绝命,那些作物还是可以存活下来。
  随着香港的顺利回归,给中药材市场营造了一个比较好的发展环境。从那时起,中国中药的药用价值也开始被世界认同,因此进入了快速发展的轨道。通常1公斤党参能卖到10——20元不等的价格。当然,这只是初次交易的价格,朴实的农民们也不会斤斤计较,所以就能让商人们有更多的利润可图。这样的诱惑下,来自四川、广州、湖南以及香港的商人都乐意来到那个依然笼罩着简朴、未完全开化和憨实的地方来“淘金”,用发展的眼光掌握那里的“经济命脉”,这也客观上促进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夏唯的父亲就像一个赌徒一样,每年几乎把所有的耕地都种植各类药材等经济作物。这样,每年下来,至少收入在12000元在20000元之间,当然这个收入里包含了太多的辛酸、汗水和对生活的无奈,以及投入的各种生产、生活资料和无偿的劳动力等各类成本,甚至对上天的憎恨和抱怨。假如仔细计算一下,其实所剩也是寥寥无几。因为就成本——这里包括种植和收获所付出的劳动力(因为夏唯父母年岁已老,只能雇人来打理这些微薄的庄稼)就得至少花去3500—4000元(这与当时劳动力稀缺有关),化肥和各类肥料总共需要1000元,所用药材苗需要1000—2000元(这与当时药苗供应情况有关),其他费用大概也需要500元左右。把这些数字简单加工处理,就可以看出,那些看似颇丰的收入实在经不住太阳的炙烤和干旱的蒸发,就像被一种无形的魔力操纵一样,表面上看起来也不算少,其实也是一场空白的高兴而已。就按照折衷的办法来计算,除去各种各样的消耗费用,一年的净收入也就大概在6000—12000元之间。单就夏唯每年的学费和生活费这一项就要至少花去6000—8000元。从这一点不难看出,他父母亲的脊梁就是这样被一天一天的压弯了,就这样一步一步慢性消磨着即将枯萎的生命。这也许就是人生,一些依然生活在干涸、贫瘠、被人遗忘却赋予了“现代意义”农村生活的缩影。
  在这样艰难的条件下,夏唯的家庭承载着太多的艰辛和重负,和村里的人一样艰难的维持和运行着。在村子的人看来,这其中肯定有“诈”。有些人甚至诡秘、准确而胡乱的猜测,他家以前一定有“存货”,比如祖上留下来的金元宝、银子之类的东西。这一点从村子里那些经常在外讨饭的乡亲们眼神里得到了一些近似荒谬而有点可疑和可信的证据,同时也得到了他们所谓心知肚明的“默认”。熟不知,夏唯的父亲为了攒够夏唯每学期的生活费和学杂费,经常省吃俭用,就连自己平日里喜欢喝的那罐熬得黑红的“罐罐茶”都降低到了最低标准。他父亲有时把自己喜爱的鸽子陆续卖出,以接济“罐罐茶”的中断。母亲呢,也是一样的善良淳朴,一样的节俭,一样的拮据,一样的认真仔细和精打细算。
  经过一路的颠簸,在天拉上帷幕之前,夏唯终于回到了自己亲切的家。父亲已经提前煮熟了那个对下蛋不感兴趣、并且还有点“神经错乱”和经常替代公鸡“打鸣”的老母鸡。母亲也满满地煮了一锅她从猪崽开始饲养、经过一年精心“关照”,前两天被屠夫一刀宰杀了的“年猪”肉。大西北农村的腊月,家家的烟窗从早到晚,老是忙个不休,好像要把一年的辛劳都要燃烧掉一样。男人们经过一年的辛勤劳作后,可以理直气壮、心安理得的去打扑克、喝酒、闲扯,享受着悠闲的生活。女人们仍然起早贪黑,每天泡在厨房里无止境地剁着大肉,切着大白菜,一铲一铲地给灶坑里填充着煤渣做成的煤块,整天没完没了的准备着新年的存货。夏唯看着整天忙碌的母亲,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不公平感,但又找不到具体的理由,因为从小到大,从村子的西边到东边,从太阳升起到落下,从月亮出来到天亮,家家都是如此,这已经不可更改的教条和约定。但从母亲那咳嗽声中,他能隐隐约约听出来空气寒冷和身体虚弱带来的痛苦。母亲是一个勤劳的农村妇女,自夏唯记事以来,母亲那双脚好像一直追赶着时间的节奏,她那粗燥的双手也一直忙碌个不停,甚至在他小时间因为顽皮被母亲打屁股的时间,那双手频率和力度都是非常快的。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文章作者资料
柠檬会员:柠檬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柠檬文学网 推荐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推荐图文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