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感悟生活 > 故事:送外卖的
返回首页

送外卖的

2010-09-09 17:59来源: 柠檬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静极思动,去朋友的传媒公司帮忙,到了中午,肚子开始叫唤,下楼找吃的,看见近旁有一家餐馆,门脸很小,进去,几张木头小桌顺序排开,整洁,素净。
  找个空调正对着的位子刚坐下,就见一个三十左右面容姣好的女人笑吟吟地近前,递上茶水,问我吃些什么,又怯生生地给我介绍,说小饭馆主要经营面条和炒饭。我说生意挺淡的啊,女人便说平时做的是隔壁轻工技校学生的生意,现在是假期,所以生意不好。
  我随口点了一份雪菜炒饭,耐心喝茶等待。须臾,女人将一份香喷喷的炒饭放在我面前,客气地对我说“先生慢用”,我点头报以微笑,开始享用美味。
  我不是个讲究吃喝的人,山珍海味和粗茶淡饭在我眼里没什么区别,沾朋友的光也曾去过星级酒店多次,通常回到家里还是要再吃点东西进肚,因为那些所谓高档的酒店根本就不是能填饱肚子的地方。我丝毫不担心自己会发福,因为我的身材早就畸形了,细小身板挺着个大肚子,整个人看上去像个硕大的枣核;我更不会在乎医生关于一日三餐吃少吃饱的忠告,总是让自己吃的很饱,因为世事难料,谁也无法保证下一餐就一定准时,说不定就有了突发事件让你几天吃不上东西。
  说实话,五元钱一份的雪菜炒饭味道是不错的,只是份量少了点,我考虑着是不是再要一份,偶尔抬起头,发现女人就坐在我不远处的对面,似乎一直在看着我狼吞虎咽,见我看她,有些羞涩地笑。女人的旁边不知何时站着个男人,三十多岁的样子,身材英挺,看上去斯文,沉稳,雪白的工作服一丝不苟,连帽子也是周正地戴着,我本不八卦的,却也忍不住猜测起男女的关系来:主雇?夫妻?情人?
  以后,每天中午我都会去楼下那间小饭馆要一份雪菜炒饭,次数多了,便有了默契,女人也不再问,浅笑着递上茶水,然后去后堂,不久便送上炒饭,而且份量也有了增加,足以填饱我的肚子了。
  饭馆的生意时好时坏,客人多时,女人便四处张罗,客人少时,女人便安静地坐在远处,而那个英俊的男人一般在后堂忙碌,有时候也出来和我聊上几句,比如问我是不是隔壁写字楼上的,我说是,男人又问了具体的楼层房号,说是可以电话订餐的,这么热的天,上上下下不舒服,他可以做好了送上去的。
  以后,到了午饭时候,我就给饭馆打电话,每次都能听到女人脆生生的声音,这让我很愉快。我觉得女人身上有着浓郁的书卷气,于是我开始怀疑自己的感觉出问题了,因为一个小饭馆的服务员是无法和书卷气沾上边的。而送饭上来的总是男人,我便越发地确定他们是夫妻。
  有一天下雨,男人将饭送来以后,似乎有留下来和我说话的意思,我便请他坐,给他一支香烟,又递过去一瓶矿泉水,男人客气了一下,便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
  我们开始说话,从天气说到饭馆的生意,说到那个女人,男人说是他的妻子,夫妻俩惨淡经营着这么个小饭馆。他好像对茶几上的那本我们公司刚为某县做出来的宣传画册感兴趣,边翻看边点头,偶尔也皱皱眉,等一支烟抽完时,男人突然重重叹了一口气。
  “其实”,男人对我说:“其实……我原先也是做文化传媒的,而且有了不小的规模,因为玩股票被套牢,又想去牌桌上翻本,结果欠下一身的债,公司破产了,现在只好开个小饭馆谋生。”
  男人说话时语气显得很沉重,我能感受到他内心的波澜。这是一个曾经辉煌过的男人,难怪我一直觉得他不像个厨师,平时即使他不说话静静地站在一边看我吃东西,我也能感觉到他身体散发出来的不可言表的一种气势,现在我仔细打量起这个男人,他对我一笑:
  “我不像是个文化人对吧?”
  我淡淡一笑。
  男人开始说起他曾经的事业,很平静,像是诉说别人的故事——他们夫妻毕业于一所名牌大学的美术专业,妻子一直是本市一所大学的美术教师,而他选择了自己创业。刚开始很艰辛,男人凭借自己的智慧,渡过了一个个难关,事业有成以后,男人的心变得很大,眼光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他是个纯粹的艺术家,却不是个合格的商人,不会资本运作,为了筹集公司发展壮大的资金,他把手伸向了股市和牌桌。在他迷失的那段时间,女人无数次规劝他,但他鬼迷心窍置若罔闻,现在他破败了沦落了,女人却也心甘情愿,在假期来饭馆帮他的忙。
  这个故事令我唏嘘不已,我问他怎么想起开饭馆?即使公司跨了,还可以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啊?
  “唉,这是我自愿的。你说的对,我的确可以找更体面更挣钱的事做,你看看我的手指你就明白了。”
  男人伸出左手,我看见左手的食指分明短了一大截。
  “这根手指是我自己用斧子剁下的。”男人的语气依然很平静:“我沦落到今天,全是因为我的博彩心理,我太浮躁了,总是想快速筹集很多的资金,去实现那个传媒王国的梦想,当我意识到任何事情都需要循序渐进,所有理想都需要一步步实现时,我已经万劫不复了,剁下这根手指是为了警示自己,我知道我自己,我需要血的教训时时警醒自己。开这个饭馆也是为了磨练自己,我必须静下心来认真反省和检讨自己。那天听你说起你也是做文化传媒的,我好像又回到从前,我是文化传媒这行雪菜炒饭做的最好的对吧?”
  我们同时哈哈大笑,笑声中距离拉近了许多。
  我给他谈了公司的情况,他听得很耐心,而且给了我许多有益的建议。我再也不敢将他看成送外卖的,虽然我比他大上许多岁,但内心已承认他是前辈,文化传媒行业的前辈。
  说了会子闲话,男人告诉我到这个夏季结束,他就将关闭这个小饭馆,去另外一个城市继续他的传媒王国的梦想,然后和我告辞。
  送他出门,我下意识地点燃一支烟,却没怎么吸它,一任香烟自己燃烧。坐在办公桌前,心思乱乱的,不知想了些什么。这是个疯狂的时代,每个人都可以张扬自己的个性,实现自己的梦想。圆梦的过程是艰辛和痛苦的,大浪淘沙,留下来的才是真金。作为个体的人,谁也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送外卖的男人辉煌过,后来失败了,却并没有灰心。女人用自己的细心迁就着男人,关怀着男人,她知道无法改变世界,于是改变了自己。我不知道她有着怎样的理想,但我知道她一直在等待,等待自己男人的觉醒和雄起,而这种等待是建立在对男人理解和信任的基础上的。我相信女人会等来幸福,因为给她信心的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文章作者资料
柠檬会员:柠檬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柠檬文学网 推荐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热点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