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美文 > 感悟生活 > 故事:烙铁女孩
返回首页

烙铁女孩

2010-09-13 03:00来源: 柠檬文学 作者:柠檬浏览:
在线投稿      发表作品

       现代女孩们将自己的美彻底绽放,使每一个城市变得青春盎然,生机勃发,她们或丰腴高雅,或柔弱袅婷,或性感妩媚,或简洁明快,或时尚摩登等等,构成一道道亮丽而个性独特的风景线。但无论女孩们美的如何眼花缭乱,在每一个男孩心里,都有各自的一个欣赏标准。而我抱着古典化美女的标准去欣赏身边和大街上的女孩们,总被那些千姿百媚所惊叹,着迷着,歌颂着,也羡慕着。却不曾预知,更多意想不到的无形美开始颠覆我的传统意识,这种颠覆将我对千百年佳话产生困惑:美也许不是完全来自容貌,应当可以来自更多的地方。这个意识的产生,是我进入路华公司之后。
  在工厂里,中性的工装将女孩的美给掩盖,或者,本质就刻意地限制。于是,我刚来路华时,对周围的女同事们并未多多关注,感觉她们与那些大街上的时尚潮流有着很大的距离,或说是差别。每天看到她们都是一排排的埋头工作,久久不抬头,想端详她们的容貌需一番费力。我在闲余总要看看她们的后背、侧身、额头和不停忙碌的双手,心里总在琢磨她们的美如果有机会绽放,那么又该有多美呢?
  久而久之,我发现公司最安静的一群,居然给我莫大的吸引——所有拿烙铁的女孩们,一个个总是那么专注入神,不停地进行着一项项小小的焊接工作,忘了周围,也忘了自己,她们用那一双双明亮的黑珍珠,认真对待着每一个工作的步骤与细节,如同肩负着上天交与的神圣任务,将两个陌生的物料经过细巧的手,牢牢的结合在一起,如同撮合一对对戏水鸳鸯,刚刚经过高温的锡点带着几分得意与满足,在耀眼的灯光下闪闪发亮。她们不仅最安静,也是最忙碌的一群,越忙碌就越安静,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环顾四周的动静,或窗外的太阳。
  于是,我有了新僻好,喜欢借工作的移动性来巡睃车间的烙铁女孩们,她们手中的烙铁,似如马良神笔,勾画着心中的美好愿景,里面有浪漫爱情,与痴情王子牵着手,微笑着,漫步着,把欢笑揉进泪水里,哼着幸福的小曲,看那百花齐斗妍,或沧海映落日。我不知道这种想象是对她们的一种讥笑,还是赞美?因为,在她们心中,也许工作的份量要胜过爱情。
  我常去协助六A拉的生产,不时偷偷瞄一眼那些安静地烙铁女孩们,一个个如公路两旁的石柱雕像,可爱至极。细心观察,有个烙铁女孩总是一副冷峻无情的面孔,像是给犯人进行一场惨不忍睹的酷刑,不寒而栗,若要与她寒喧几句,只是眼皮一抬,嘴角一翘,算是和你打了个招呼,继续摆着寒嗖嗖的面孔投入工作,整个过程里不吐一个字。另一个总在微笑,看她眯着眼抿着嘴,烙铁头抖抖数数地在小小焊盘上晃来晃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完成一项小任务,显然拿烙铁是她的一件开心事。六D拉的一位女孩长一双大大的眼,总用一副好奇而疑惑的眼神盯着焊接处,似乎遇到了许多千年谜团,其它烙铁女孩都是紧闭着双嘴,她却小口微张,仿佛有话要问,问谁,要问什么,我可不清楚。若说姿势最优美的,要数样品组的一位同事,长得神韵可人,风致娟好,留有流云黑发,连整个坐姿都掩不了似水柔情。锡线遇高温冒起的紫烟,轻轻拂过她清丽秀气的面庞,带着得逞似的微笑逃散到空中。小嘴常常吹出细细的气流,将正冒烟儿的焊盘降低温度,然后杏眼好奇的一瞄右边的云南学生,看他们那么热闹,是在忙些啥呢。
  云南学生们一个个握着刚发下来的烙铁,特别是女学生们,有些怯生生,又有些兴奋,把玩着,琢磨着,交头接耳,学校里可没这些科技玩意儿,来到路华后才知道这玩意儿的功用,它是把山海关与嘉裕关连起来的长城,是把现代与古代连起来的化石,是把家庭与世界连起来的网络,是把工作与梦想连起来的汗水。以前书上没读到过,现在见识了,自然明白,所以都激动着,久久放不下。不久,他们将是路华的新一代烙铁手,步入社会,走向成熟,先从接受小小烙铁头的磨炼开始。
  并非说只关注烙铁女孩,因为我爱安静的美,看到烙铁女孩们在忙碌中显得那么安静,不由得让我频频侧目。其实,看到那些戴眼镜的点焊女孩们,面对鼻尖附近点焊针不断四射的火花,表情始终平静地如老教授般可爱,总想跑上去乐呵呵叫一声“教授,你好!”检测的女孩宛如一首诗,伸左手小心握起电池时一脸神圣,细眉微锁,像将要接受神的洗礼一般,那认真的劲儿,足可以把检测仪上的屏幕看穿,然后再伸右手将电池轻轻放入流水线,细眉微舒,整个过程充满了诗意。而手上动作快捷又细致入微的,是贴胶纸的女孩,她们的动作一会儿极快,又一会儿极慢,快是不拖拉多余过程,慢是一个个认真细致的过程,胜任此岗位的女孩首先要求心灵手巧,反应敏捷,说实在的,我容易被这类女孩的动作美所痴迷,因为这让人想到女孩在厨房里麻利有序的样子。若是出现一两个超声女孩,那可就是另一番风景了,曾见过有位女孩试着学超声技术,披一头秀发,柔弱的腰此时特别有力,笔直地端坐着,那架式像西欧古时皇帝在庄严肃穆的仪式上,给勇士戴上勇气勋章一样,双手一按启动键,如同按下了《魔幻手机》中时光遂道的按钮,接着“嗤”一声,刺耳的超声波冲穿时光遂道里的一切障碍,去召唤千百年前媚醉风云的美女们,让她们一一复活,通过超声波不断的传送,在时空里与她进行强烈的对话!
  曾经多少烙铁女孩走过一段不一般的岁月后,成为公司的骨干。比如,N年前也曾是一位烙铁女孩的王助理,当年安静的女孩,到如今成长为公司不可或缺的栋梁,她的安静,是公司在竞争激烈而瞬息万变的市场中的一份心安,在心安中探索前进,一路升华。前几天看到她笑微微坐下来,伸手去握起烙铁头,这时,她的笑容即失,因为她握起的,不是烙铁头,而是整个忙碌的生产车间,是路华一路走来的颠簸和曲折,特别是她在近一年来金融风暴与四易经理的特殊处境,数不清莫名的辛酸和无奈,幸而如今共事多年的卓同事上任经理,才有了阴散阳明的日子,此刻她一一回首,该有多慨叹,只有她最明白这烙铁头的真正意味,我想,她手中握起的重量远远大于路华的六层高楼。
  再回首那些所谓的美女,感觉蒙上了一层不真实的面纱,或者说这本来就不真实,那些古代美女,或是男性霸权下的牺牲品,或是封建皇室里的玩物,她们的美,不属于自己,她们的命运,也不属于自己,在“红颜薄命”的宿命论里,如流星般划过灿烂的一瞬间,留下虚华的美丽,让垂涎三尺的人们津津乐道了千百年。而我们的烙铁女孩们、点焊女孩们、检测女孩们、贴胶纸女孩们等等,她们工作着,快乐着,今天跟同事斗斗嘴,明天跟男友撒撒娇,不用冒死完成某项“光荣”的政治使命,不用为了赢得宠幸而苦思如何化装,更不用为了“女为悦己者荣”而与那个“悦已者”同甘共死!她们脱下工衣,穿上便装,一个个变成美丽奇艳的花,走在大街上,倏然才知,大街上的时尚潮流不正是许许多多跟她们一样的女孩们组成的吗?那么,她们主宰自己,选择自己,做一个真实的、美丽的、有浪漫、有个性、有梦想的自己,生活在只属于自己的生活里,踏着只属于自己的前程,一步步追求,一步步努力。这便是一种来自无形的美,这些美的绽放不再只限制于传统的外貌特征,而是彻彻底底的全身心,这样的美才是真正的最美。

敬告:文章来源于网络 仅供个人学习和参考 版权归属作者所有 禁止商业用途转载!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文章作者资料
柠檬会员:柠檬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柠檬文学网 推荐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热点图文